首页 > 

豆粕市场、玉米市场跌跌不休,市场陷入麻木

原发表日期:2018-12-27

 

 

豆粕跌跌不休市场陷入麻木

豆粕价格自10月中旬开始下跌,中间几乎没有反弹过程,市场暂时陷入疲软行情的麻木期。沿海地区豆粕现货平均价从一年高点3640元/吨跌至当前的2950元/吨,两个月时间累计下跌690元/吨,跌幅18.9%。

当前,辽宁豆粕经销商出货价2990~3000元/吨,华北地区集中成交价2960~2970元/吨,山东为2970~2980元/吨,华东地区集中在2920元/吨,福建为2970元/吨,两广地区集中在2920~2930元/吨。全国豆粕市场价格重新回到北高南低的格局,不过价差并不大,在70~80元/吨之间。

豆粕的现货基差多以报价为参考,对M1901合约+40~70元/吨不等。市场在销售1月提货的豆粕基差,多对应M1905合约+300元/吨,现在M1905合约价格为2660元/吨,加300元/吨的基差后成本在2960元/吨,接近豆粕现货价格。前段时间市场也曾出现6月至9月豆粕基差M1905+30元/吨的提货价格,据悉成交甚好。据统计,上周沿海地区规模油厂豆粕库存量为91万吨,前一周为90万吨,近3周保持在90万~92万吨,相比前几周的105万吨有所下降。2018年豆粕库存水平最低为75万吨(春节前后除外),最高为127万吨,去年同期为75万吨。目前豆粕库存绝对值确实未受到大豆进口量下降的影响,这也是国内豆粕现货市场连续疲软的理论基础。

上周沿海地区规模油厂豆粕合同量为371万吨,前一周为387万吨,2018年豆粕合同量最高值为670万吨,目前的合同量是今年最低水平,去年同期为583万吨。若2019年我国恢复从美国大豆市场进口,国内大豆供应持续充足,油厂预售热情将打压豆粕基差价格,当然前提是要有利可图。

豆粕现货压力仍存,价格在理论成本线上下窄幅波动;合同量持续下降,若豆粕内外市场出现变化,将利于基差价格疲软。

2018年美国大豆产量约为1.25亿吨,结转库存为1192万吨,10月至11月出口和压榨量暂时估计为2000万吨。截至12月初,美豆库存量应保持在1亿~1.1亿吨之间。明年2月至3月巴西新豆将上市,目前美国农业部预计其产量在1.22亿吨;预计阿根廷大豆产量5550万吨,为恢复性生产。

2017年我国进口大豆9550万吨,估计今年进口大豆8800万~8900万吨,同比下降650万~750万吨,我国大豆进口量下降主要体现在11月至12月。全球大豆供需基本面利空格局没有改变,且供应重叠的程度应是近几年之最。
美豆基本面中长期利空,但行情总会出现阶段性的“曙光”。现在正是巴西大豆生长中的天气炒作期,帕拉纳和南马托格罗索干旱,预计将有200万~300万吨产量损失。

以中粮、中储粮采购为主,尽管现在采购的大豆数量相对于美国庞大的供应量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对于美国大豆可能重返中国市场的前景释放了良好的信号。

豆粕价格跌跌不休,市场多以随用随采为主。随着我国恢复采购美国大豆,市场陷入观望,豆粕价格展开整理。涨久必跌,跌久必涨,理性观望期也需保持警惕。

玉米市场“跌跌不休” 水分偏高成“祸首”

进入12月份以来,以吉林嘉吉生化为首的深加工企业拉开了本轮国内玉米价格持续下跌的序幕。截至目前,东北玉米深加工企业收购价格累计跌幅已达160元/吨之多,华北玉米大多回落至2000元/吨以下。与此同时,南北港口及南方销区玉米市场颓势频现。而“急跌”直接导致东北地区农户再度产生惜售心理,但为何粮价依旧难掩跌势?除了对于美国谷物未来进口的担忧以外,在玉米市场“跌跌不休”的背后,又有哪些因素呢?  

玉米市场行情“跌跌不休”  

12月下旬以来,国内玉米市场行情可谓“跌跌不休”,其中东北几家大型收购企业继续下调玉米价格,周比累计降价30~40元/吨。截至目前,吉林嘉吉生化新、陈粮收购价格再次下调10元/吨,调整后执行14%水分三等以上新粮价格为1740元/吨,14%水分三等以上陈粮价格为1710元/吨。吉林燃料乙醇玉米价格下调10元/吨,目前已经累计下跌30元/吨,折标价格1760元/吨,折扣比1∶1.2。中粮公主岭、黄龙公司陈粮收购价格下调10元/吨,三等及以上1740元/吨;新粮收购价格下调10元/吨,三等及以上1760元/吨,累计下跌40元/吨。辽宁益海嘉里玉米挂牌价格走低,二等新粮挂牌价1810元/吨,三等新粮挂牌价1790元/吨,周比降价30元/吨。 

与此同时,东北玉米市场降价传导至南北港口。截至目前,北方锦州港口2018年玉米(容重700g/L以上)理论平舱价1910元/吨,周比降价20元/吨,较高点已累计下跌120元/吨;广东港口2018年新粮集装箱玉米价格2020~2060元/吨,较12月初高点累计下跌40~60元/吨。 

此外,华北产区新粮上市量继续增加,加之进口玉米陆续到货,市场供给略显宽松,用粮企业库存水平随之提高,大部分继续以降价方式试探价格底部,目前华北玉米大多回落至2000元/吨以下。  

东北玉米收购进度同比偏慢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数据显示,截至12月15日,主产区累计收购玉米3377万吨,同比减少1090万吨。5日收购量水平再度下降,与区域市场农户再度出现惜售心理吻合。  

然而,现货市场除了农民,还有前期囤货的粮商,他们手中既有陈粮,也有新粮,进而造成现货价格低于新季潮粮烘干成本的情况,价差可达30~40元/吨。  

今年玉米水分偏高成“祸首”  
从目前国内玉米价格下调趋势来看,目前东北无疑成为此轮降价的“急先锋”,且是在农户惜售出现最多的背景下。据有关部门调查了解,这一方面与前期东北部分地区深加工囤货量较多、其中吉林省11月份多数企业囤粮可达到2至3个月有关,一些堆场前期“水分偏高”的玉米甚至开始出现霉变现象;另一方面,目前东北淀粉(2322, 12.00, 0.52%)理论加工利润虽然高达200元/吨,但若按照前期高成本计算,利润或急剧萎缩,这也是当前市场开始看空未来1至2个月淀粉加工利润的原因。  

同时,从未来销售压力来看,正是由于“二茬、三茬苗”居多直接导致今年东北玉米区域减产,收获初期水分偏高(可达30%),农户惜售心理强烈,而水分偏高还导致玉米烘干后焦糊粒偏多,新粮不受青睐。  

饲企迎来“北粮南运”好时机  

随着此轮下跌行情的展开,北方粮价大幅下跌,南方跟跌,南北港口粮价从“倒挂转为顺价”,沿海散船运费也从65元/吨降至50元/吨,前期在东北囤粮的南方饲料企业终于启动了“北粮南运”计划,这使得北方港口玉米集港数量和南运水平提升。要知道,前期一些南方饲料企业已有近1个月未进行采购。  

年关临近,由于基层粮源上市量渐增,加之陈粮集中出库,目前市场供应整体处于宽松状态,且受非洲猪瘟持续加剧影响,下游企业库存保持充足,采购谨慎。同时,中美贸易关系缓和,中储粮、中粮相继宣布已购买美国大豆(3378, -3.00, -0.09%),引人联想到未来中国批量进口美国玉米等谷物的可能性,也成为压垮现货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后期除静待现货市场传统农户售粮高峰“利空”因素释放以外,还需密切关注国内外谷物比价关系以及春节前用粮企业备货启动时间等因素对市场行情的影响。

 

中国畜牧业协会信息中心(京ICP备05023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