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钮希文:用骆驼精神画出骆驼神韵

原发表日期:2018-12-27

作者:孙廷远

 

《牧驼图》、《路漫漫》、《驼乡人》,他创作的一幅幅泼墨丹青名扬海内外;儿驼、骟驼、母驼,他画的一峰峰骆驼活灵活现、形态逼真、神情各异。他幼时描红、临摹、自学画技,青年时专注骆驼采风、写生,如今七十多岁高龄,依旧笔耕不辍钻研精进,他就是我盟本土著名画家钮希文。

钮希文出生于阿左旗巴彦浩特,年幼便酷爱画画。从连环画到齐白石、徐悲鸿等大师名作,到《芥子园画谱》中的山水人物、花鸟鱼虫,一遍又一遍的反复临摹为他奠定了国画基础。国画以毛笔为主,线条和墨色是主要的表现要素。为了丰富视野、拓宽创作思路,他又修习了柳公权的神策军碑等书法名作,学习掌握了素描、油画、水彩画等不同的绘画技法。一路走来,钮希文靠自己反复学习临摹、不断探索钻研,画技渐入佳境。

在父亲经商驼队悠扬的驼铃声中长大的钮希文,从小就对骆驼有着深深的眷念和喜爱,经常观察驼群并用那支稚气、灵巧的画笔表现在纸上,画了无数张骆驼速写。进入阿左旗文化馆工作后钮希文更是如鱼得水,经常深入牧区、驼场采风写生,有时一待就是一两个月。“艺术方面的任何题材,你必须要熟,熟才能生巧,才能胸有成竹。”钮希文说,“不熟悉的东西画不出来,勉强画出来也干巴巴的没有生命力、缺乏灵气,感动不了自己,也感动不了别人。”得益于长期实践中细致的观察、不断的积累,提及骆驼的形体特征钮希文口若悬河,对盟内各地之间、阿拉善与甘肃、新疆等地之间骆驼的习性、样貌上的差异都一清二楚。对他而言,骆驼的千姿万态尽已烂熟于胸,或行、或跑、或卧、或鸣,或哀嚎、或微怒、或狂燥、或驯顺、或顽皮,都能泼墨挥毫立时而就,跃然纸上,所画骆驼形态神情惟妙惟肖、栩栩如生。钮希文尤其擅长画驼糕,好多作品都是以小驼羔为题材。他说:“驼糕后肢修长,体型美丽动人,有的步姿轻盈优雅安静,有的欢快顽皮富野性美,就像T台上性格各异的模特儿一样。”熟悉骆驼的牧民能够轻易从他的画作中认出公驼、母驼、骟驼和儿驼,甚至可以辨别出儿驼驼龄是两个月还是一岁。

 

形态画得准,还要体现骆驼的神韵。五十多年不断摸索、创作,钮希文的绘画技艺不断提高,早期单调的工笔写实,逐渐演化成粗笔写意,形简而意愈丰。随着时光的推移,对事物的认识更加深刻透彻,钮希文的画作笔墨、形象、色彩不断变化,画风不断升华,更加注重骆驼神态的表现和个人精神追求的隐喻。 “我今年76岁,以骆驼为主的创作已经持续半个多世纪了,可以说把大半生的精力都放在研究骆驼国画上了。”钮希文说,然而如何自成风格?曾让他陷入苦思。    经过苦苦探索,反复尝试,他终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和色彩。在同行们着重表现骆驼的严肃和驼路的艰辛时,钮希文更专注挖掘以拟人化的手法展示骆驼的欢快和高贵。“我要把骆驼画成行止优美灵动,气质典雅高贵,富有人性的一种动物形象。”钮希文说,“究竟将来还会有怎样的提升和转变,我不知道。可以肯定的是,我会一如既往地画下去,探索下去。” 

生长于阿拉善广袤的戈壁大漠上的30多万褐色精灵,给了同样生长在这里的钮希文创作灵感,也教会了他热爱故土、吃苦耐劳、持之以恒的高贵品质。“骆驼是阿拉善的象征。”钮希文说,“我画骆驼,起初只是因为熟悉、喜欢;后来越了解越倾佩它高贵的品质和精神,所以能保持热情专注于骆驼国画几十年如一日。”钮希文认为,骆驼在阿拉善草原上,甚至全世界来说都是非常优秀的动物。说起骆驼的优点,他如数家珍:吃苦耐劳,索取少贡献大;持之以恒,勇敢执着有耐性,不管是春夏秋冬四季变化,不管要行走多遥远的路程,都毫无怨言;热爱故土,草场不好,留不住牛羊,留得住骆驼;深谙团队协作,大骆驼在外、小驼糕在里围成一个圈抵御狼群……

钮希文最佩服的还是骆驼的耐力。到牧区采风,免不了常在沙漠中跋涉,这时候骆驼的优势是驴、马无法相提并论的,骑骆驼就成了钮希文的家常便饭。正是在一次次骑行中,他的心被骆驼的耐力和速度一次次撼动——其中一次骑行,印象尤其深刻。虽然时隔多年,在浩瀚的大漠中骑着骆驼奔跑的情形却历历在目,如同昨日。七十年代初,边境巡防全靠骆驼。那天,钮希文和两名边防官兵骑着骆驼,凌晨四点钟从银根边防站出发,晚上十点钟到达乌力吉。或许是边防站的骆驼训练有素,十八个小时的路程中,只在当日下午四点钟休息了半个小时,其它时间里骆驼一直在狂奔,速度极快还不颠簸;茫茫戈壁大漠中没有路,却能分毫不差地辨别前行的方向。“那次骑行我绝难忘记,一路上只听见‘噗-啪、噗-啪’的驼掌声和呼呼的风声,至今这声音还萦绕在耳边。”钮希文回忆道。

阿拉善的骆驼吃苦耐劳、不畏严寒酷暑、乐于奉献;阿拉善的人勤劳朴素、憨厚质朴、不畏艰辛,是骆驼精神的感悟者和传道者。正是带着对家乡苍茫大地的眷恋,钮希文如同热爱家乡人一样,热爱着家乡的骆驼。因为这份诚挚的热爱,从六十年代开始到现在,一直钻研骆驼国画,从未停止过。多年来,绘画经历有多么艰辛,他从不言说,而是苦中作乐、苦中求知,还养成一有时间就提笔画骆驼的习惯。时间短促就勾勒草图、画素描,时间充裕就认真布局、细致构思。“心诚则灵,任何事都要用心去做、去坚守。”钮希文说,“我一直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去画骆驼,从未改变过、不曾放弃过。这也是从骆驼身上学来的坚持的精神。我画了很多画,但是真正把骆驼那种高贵的品质和奉献精神画出来的作品,如今还在继续探索中。特别满意的作品,还是没有画出来。我相信,不断地探索总结,再创作再创造,最终我会把骆驼精神充分完美地表达出来。”

(作者系阿拉善日报社记者)

中国畜牧业协会信息中心(京ICP备05023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