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漠魂

原发表日期:2018-12-26

作者:刘月莲

大  漠  魂

                    

--电视专题片解说词

 

刘月莲

 

    大漠,这片古老而苍茫的土地容纳着过去与今天、原始与文明。毫无雕饰的旷野坦露出大自然最本质的面目。大漠的雄浑、壮阔、深遂、苍凉乃至于神秘静静地凸现在人们的面前。

    这是一种昭示,自然、生命、力的昭示,一种无形和有形意境的昭示。大漠原野、古道驼铃,奏响了生命的最强音,这生命是意志、是精神、是大漠的灵魂。

    在大自然万端千变的神力前,人类站了起来,告别荒蛮原始,走向历史文明。威风一时的恐龙,消声匿迹,留下的只是一堆化石,供人参观考证。

    骆驼历经四千万年的风霜雪雨,从体小如兔变得庞大坚强。它迈着沉重的步履从远古走来,走过美亚两洲的白令陆桥,走向大漠,在大漠中生息繁衍。

    大漠上有了骆驼的脚步,沙海为之汹涌;

    大漠上有了驼铃叮咚,荒漠唤发了生命。

    骆驼面对的走严酷的环境,风沙、干旱、凄凉、寂寞。怯弱的生物逃之夭夭,骆驼勇敢地投入到大自然的怀抱,并与自然浑然一体,成为沙漠中特有的生灵。

恶劣的自然条件,炼就了骆驼特殊的机能。灵活的四肢,使它在沙海中疾步快行,大展雄姿;惊人的忍耐力,使它默默承受着酷署严寒;干渴饥饿,显示出生命的顽强韧性;灵敏的嗅觉顶风能嗅到十里外的水源,为沙漠行人寻来生命的甘泉;神奇的记忆力,游物千里归故土,也为迷途人指引光明前程。

    骆驼秉性温顺善良,与世无争,能与任何家畜和睦相处;骆驼气质超脱,从不受丰美牧草的诱惑,用同步速采食,它无视尘世,总是悠然自信,昂首向前;骆驼胸怀豁达,不计较自然优劣,夏秋草盛,脂肪沉淀于两峰,冬春荒芜,消耗自身维持生命。

    人们赞美老黄牛,吃得是青草,挤得是奶,勤劳耕作,默默无闻。可谁又知骆驼,吃得是苦涩多刺的灌木,其它生物难以问津,而它悠然自得,乐在其中。骆驼从不索取,奉献毕身,称得上万物楷模。

    人们颂扬骏马,驰骋疆场,奔腾草原,建功立业,英名永存。而谁又知骆驼“迅骛流漠,显功绝地”,逆境中展潇洒,苦难中显飘逸。

    中东人由衷地称赞:“骆驼是真主赐给人类的最伟大的礼品”。

历史的年轮,记载着人类走向文明今天的足迹,也刻划出骆驼背负重任的苦难历程。

自有文明以来,骆驼就与人类结下了不解之缘,它服务于人类,奉献于人类。

古来沙场征战就有骆驼的不朽功绩。远在公元前六世纪,波斯人是靠骆驼驰骋战场,大战告捷是骆驼的汗马功劳。

   《战国策》中曾记载“燕代囊驼良马必实外厩”,这里的囊驼是指骆驼,把骆驼与良马相提并论,足以见骆驼的重要。

西汉时期,骆驼广用于军事万勤,《史记:大宛列传》中记载“太初三年汉山兵伐宛,岁余而达敦煌者六万人,负私从者不与,牛十万,马三万余匹,驴骡、囊驼以万数,多济粮兵驽甚设,天下骚动”。

    因骆驼对边疆军事运输有巨大作用,历代政权都不能不予以重视。

    清朝统治者为了严格控制蒙古,曾在察北达里岗孚与腐都牧场兼养骆驼数万群,共约十万余峰专供军用。

    抗日战争时期,新疆创立了绥新公司,承办驼运任务。

“无边翰海人难度,端赖驼力代客船”这是唐代诗人王之涣对骆驼的称赞。骆驼由此而被冠以“沙漠之舟”的美誉。骆驼作为“沙漠之舟”功用亘古至今。

世世代代过着游牧生活的大漠人,骆驼就是他们的忠实伴侣,也是最好的交通工具,它负重二百多公斤,三五日不食不饮,仍能自由跋涉在沙海中。

骆驼伴随着大漠人走过一代又一朝。历史跨入电子时代的今天,现代化的交流工具面对茫茫沙海畏步难前,而骆驼展示了沙海游龙的风采。

骆驼驮出去大漠深处的矿藏,把现代化用品载入大漠人家,同时载进沙漠繁荣与文明。

   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骆驼饱经了这一境界,天地神灵降给骆驼的大任荣尚沉重;用役绒肉乳皮恩泽人类,以绵绵恋情回报自然。

    象雄鹰离不开蓝天;象鱼儿离不开大海,骆驼对大漠的眷恋是那样的深情。

    大漠旷野,坦荡真朴,凝重深远,它陶冶了骆驼的情操。

    缓慢有力的节奏, 平和淡泊的情调;

    博大宽厚的胸怀,温柔刚毅的秉性;

吃苦耐劳的品德,不屈不挠、奋蹄向前的气魄,这就是骆驼的风格。

大自然给予了骆驼真正富有的内心世界,使它焕发着内在的美、精神的美、高尚的美。

有人称沙漠是“死亡之海”,在沙漠中迷途无异于宣判死刑。有了骆驼,恐怖就会消失,骆驼是沙漠行者的最佳向导。

现代化文明使人类与自然渐离,人们回归自然之情愈演愈烈,青山丽水,名刹古寺已不是人们追求的目的。真正的勇士,仁人志士放眼于西部,神往大漠。

大漠旷野,高天长风,展示着西部大地粗犷豪放的魅力,这阳刚之美给人以力量,令人振奋坚强。

大漠的一切原始、自然、真朴,毫无雕饰之迹,在这里,能感知自然的真谛,领略西部情韵,真切地体会到心底无私天地宽的意境。

黄色的沙漠,金色的骆驼,曾启迪了多少文人墨客的灵感。大漠文化与黄河文化一脉相承,浩然延续。

没有大漠,岂有唐代诗人王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绝唱;

没有骆驼,岂有边关诗人张籍“无数铃声摇过碛,应驮自练到安西”的咏叹;

没有骆驼负重远行,哪里有“丝绸之路”扬名于世,更何谈物质文化交流之悠久。

“愿借明驼千里足,送儿还故乡”巾帼英雄花木兰归乡心切,日行千里的骆驼,聊以慰藉她拳拳之心。

“骆驼你,沙漠之船,你,有生命的山!在黑暗中,你昂首天外,导引着旅行者,走向黎明的地平线”。这是一代文豪郭沫若对骆驼的赞颂。

东方古国崇尚龙,龙是吉样、腾飞的象征,大漠人敬仰骆驼,誉它为“旱地之龙”。民间传说,骆驼是具有生肖十二属相的吉样之物。(鼠眼、牛蹄、虎耳、兔嘴、龙须、蛇颈、马肚、羊头、猴毛、鸡胸、狗胯、猪尾)

    骆驼吸收了十二属相的精健,融汇成自己独特的品格.这就是为世人赞颂的骆驼的精神。

    如今的沙漠之舟不只是运输工具,它是大漠人驶向幸福彼岸之舟。

    一方水土一方人。大漠养育了骆驼,骆驼造福了驼乡人。

    “中国驼乡”阿拉善盟,有悠久的养驼历史。驼乡人真切的感知到骆驼无私奉献的精神境界。这里的“王府驼绒”被誉为“纤维宝石”,连续三年荣获阿米卡公司优质驼毛奖。成为自治区出口创汇的拳头产品。“王府地毯”被轻工部命名为优质产品,行销国际市场。 骆驼系列产品的开发,繁荣了驼乡的经济。

“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这是诗圣杜甫在《丽人行》的名句。可见早在唐代驼峰就已成为贵族餐桌上的美味珍馐。被冠以“高山熊掌”美名的驼掌也是高级宴会的名菜佳肴。

    淳香的奶茶是驼乡人敬朋待客的饮料。一杯奶茶,盛着驼乡人浓浓的情。

    生命的价值在于奉献,真正的奉献更耐得寂寞平凡。

    大漠陶冶了骆驼的情怀,骆驼写照着大漠人的品格。

    大漠强化了生命和力,展示出一个伟大而坚强民族的风采。

骆驼精神昭示着民族精神,这精神是大漠之魂,是民族自强不息之精魂!

                  

(作者系盟政协文史委主任。此文章曾获全国优秀电视社教节目政府二等奖。)

中国畜牧业协会信息中心(京ICP备05023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