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6奶业时局最艰难,草人做好如何应对了吗-

原发表日期:2016-01-26

作者:陈谷 中国畜牧业协会草业分会副会长 百绿国际草业

  2015年,随着振兴奶业发展苜蓿行动计划的不断深入和推进,草业的发展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种草面积不断扩大,种草的农民面挣到了钱!种草的企业也学到了更新的技术,积累了更多的经验!同时,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的国外的牧草更是赚到了预期的销售量和丰足的利润.这一年,进口的苜蓿历史性的突破了100万吨,增量30%。羊草、燕麦和“天然草”异军突起,价格卖上了天! 

  这一年,奶业的形势急转直下,倒奶、杀牛现象时有发生,卖场,卖牛随处可见。处于国家规定的“规模化”奶牛场边缘的或者低于100头规模的小型奶牛场举步维艰,难以为继!卖奶难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这一年,国外的奶粉甚至鲜奶,跨洋过海直闯国门,以价格的绝对优势,横扫千里。 

      这一年,国家发疯似得出台的前所未有的N多个农牧业扶植政策。各类补贴项目眼花缭乱,各地草、牧热火朝天,好一派“锦绣农业”的壮丽景象! 

      还是这一年,伊利、蒙牛等巨型乳企,逆势而上,向世界乳业20强进军,宣布了千亿计划。 

      中国奶业怎么啦?中国草业怎么办?奶价不行了,草还能挺多久?这都是摆在每一个草人面前的,不得不面对的严酷现实。我们到底是迎来机遇,还是寒霜降至? 

一、奶业下行的新常态,必然影响上游草业的产业格局

     其实,早在2014年,全球奶业就已经显示出供大于求的市场局面,导致全球奶价呈现出“断崖式”的下跌。跌幅17.2%,这一现象同样波及到了国内的市场,国内奶价同比下跌10%,虽然有专家预测,2016年中国奶价会出现回升,但就草业而言,2016年将会是更为艰难的一年。最为简单明了的理由就是奶业的下行导致上游的牧草产业产生后滞效应。“牛人”们提出了“减本增效”的新理念。减本,自然要涉及到草,一股寒气已经刮到了“草人”们身上,大家都说,今年的草恐怕不如以往那么好卖了!

      看草业的格局,自然要先看奶业的格局,奶业的格局是什么?是千家万户的散养向规模化转型数量增长向质量效应转型。此外,二胎政策的放开,婴儿奶粉就会迅速增加。按照奶业首席科学家李胜利的说法,假设每位婴儿平均每天饮用配方奶粉12个月,每月消费2.22公斤纯奶粉,则每位婴儿消费26.64公斤计算,那么全国新增消费的折合鲜奶为100万吨。   这两个转型和二胎新政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草业的挑战和机会同时来临!因为规模化的奶牛场是中国草业的第一用户也是最为主要的消费主体

     让我们算笔账。如果按照全国规模化奶牛场的奶牛存栏450万头计算,则仅仅紫花苜蓿一项,需要350万吨。这个数字应该是最为有效的市场需求。而国内目前的生产量还不足200万吨。扣除其他动物如肉牛、肉羊、鸭鹅鱼兔等草食动物消费50万吨,市场仍然有一定的需求空间。但是,由于严峻的奶市,加剧了牛企和草企的供需博弈。“牛人”“草人”并非一家亲。多数情况下,势单力薄的草人,往往被牛人托款压价。加之市场缺乏第三方质量检测,这种现象越演越烈。这不能说“草人”无能,而是“牛人”太牛。牛到了牛奶价格顶上了“天花板”!

 表:北方13个省份规模牛场苜蓿干草需求量  

 

省份

奶牛存栏 (万头)

苜蓿草需求量(万吨/年)

1

河北

140.1

104.54

2

黑龙江

76.5

57.04

3

山东

73.4

54.74

4

河南

54.7

40.84

5

山西

16.3

12.19

6

陕西

10.4

7.79

7

内蒙古

12.8

9.52

8

辽宁

16.6

12.37

9

宁夏

15.4

11.46

10

甘肃

7

5.21

11

天津

15.5

11.53

12

北京

7.4

5.52

13

吉林

4.4

3.28

总计

 

450.4

336

 二、牛不吃草不行吗?

      说本质,中国的奶牛的饲养无非是从“玉米秸秆+精料+凉水”到“青贮玉米+精料+凉水”再到“青贮玉米+苜蓿+燕麦(羊草)+精料+凉水”这样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整整走了60年!与草人们比,养牛人的饲养意识不比草人走的快多少。真正意义上的规模化牧草生产还是近几年的新鲜事,但是短短几年我们已经赶上或者部分的技术超出了国外的生产水平。一个普遍的事实是,奶牛的营养指标诸如,RFV,RFQ,ADF,NDF都是首先从草人传播到牛人中去的。不难看出,至今为止,“牧草是奶牛的口粮”并没有深人人心。在很多养牛人看来,苜蓿和燕麦就是牧草,玉米就是青贮。有的时候给人们感觉到:牛人们似乎再说,美国人不说饲喂苜蓿,中国不敢,澳大利亚人不卖燕麦,中国不会喂它。诸不知,草这个大家族有多大!苜蓿也好,燕麦也罢只不过是家族中的一个成员而已。不能不说这种“媚外”的思想仍然有市场。草与牛仍然具有信息上的极端不对称。当新西兰的牛奶以低于中国奶价一半的成本横扫中国大陆的时候,牛人们对粗饲料理解仍然沉浸于“淀粉+淀粉+淀粉”的的怪论中,不能自拔!新西兰的奶价为什么低,不就是拿多种牧草来换奶吗! 

      有那么多的廉价饲料源,奶牛不吃草不行吗?回答是:不行!因为奶牛吃优质牧草并不是为了简单的降低饲料成本,也并不是为了仅仅解决能量的供应,更不是为了仅仅寻找便宜的蛋白源和NDF粗纤维。如果那样的话,各类农作物的秸秆和日趋更为便宜的进口玉米(进口玉米是国内价格的一半)和大豆(蛋白源)都能大量的满足上述的需要。而作为奶牛来说,具有腹腔2/3 容积的瘤胃离开的优质的牧草(含青贮型玉米和甜高粱等)就会出现麻烦!本质上讲,牧草喂牛是因为牧草做为一种特殊的“填充物”她能为反刍动物提供至少以下四种其他饲料源(如秸秆和粮食)无法替代的功能:

1、保证反刍和唾液的分泌;

2、帮助奶牛对饲料进行咀嚼;

3、促进瘤胃理想的PH值,形成理想的“食物垫”;

4、促进瘤胃中微生物的合成效率。

      此外,牧草在完成上述的“使命”的同时,还大量的提供了必要的能量、蛋白质和多种维生素等营养物质。 

三、只要营养足够就是好草、奶牛饲料的多样性是必然趋势

      牛奶是怎么来的,不难看出,牛奶是奶牛吃的饲料中所获取的营养物转化出来的。好吃(饲料的适口性)就能多吃,吃得多(干物质采食量)就能消化的多(可消化营养物),消化的多就能多产奶,多产肉。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饲料的转化效率。

  中国奶牛的转化效率是多少?平均1-1.2,比奶业发达的国家的1.5-1.6 低25%。N元素的利用率也只有20-25%。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家1公斤饲草可以转化出1.6公斤的奶,而我们喂1 公斤的饲草只能转化 1 公斤的奶。在低效率同时,造成N源的环境污染。养牛多地方,不乏环境压力,这是客观事实!也是奶价顶到“天花板”原因之一。因此,奶牛只有吃上了质量上乘的好草,才能避免悲剧的再生。 

四、牧草的质量来自产量,没有产量一切都等于零

      既然奶牛要吃好草,那么好草从哪里来?如果你把牧草的生产仅仅锁定在质量上,那你必败无疑! 因为牧草质量是从产量中催生出来的。以紫花苜蓿为例,苜蓿的周年生产中,总要遇到种(品种)、密(密度)、肥、水、耕、打、运、储、管等各个环节。每个环节都能使苜蓿的质量和产量提高潜力5%-30%。如果你的产量还仍然停留在600公斤/亩的水平之下,那么倍增的可能性就很大。

      美国出口商农民的苜蓿单产一般都在10-12吨/英亩(折合1.6吨-2吨/亩)。而在周年的生产过程中,并不是每茬的质量都在超级的水平,即CP>20%, RFV>185的苜蓿质量。而是在周年的生产中,根据气候特点,首先追求最高的产量,然后在这个总体目标下,确定相应的生产要素的投入,并适时调整收割时间和施肥措施等要素,以达到既有产量又有质量的目的。一般情况下,同一个地块,质量分布按特优(super premier) 、优级(CP18%,RFV150)良好(15%,RFV135)和经济型(CP15%,RFV135 以下)分别为20%,40%,30%,10%,基本上符合正态分布的规律。因此生产计划和随时调整,以产量为核心目的,确定质量的不同收割时间和批次是苜蓿生产管理的关键。 

      种植苜蓿的人都知道,每亩地的投入(包括设备)是相对固定的、变动不大,而产量和质量的变动是巨大的。如果技术措施不到位,实施方案不及时、错过了耕季、播季、肥季、收季等诸多因素都将影响到产量。可以想象,在同样的投入之下,产量增加30%,就意味着你的利润扩增了60%。 

  要提高产量,一个核心的指标就是植株的密度,密度够了产量自然高,密度不够产量就低,密度过高植株不健康。在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冻害将是影响苜蓿密度的首要问题。苜蓿在周年生产中,因为过冬这一季节,有九种情形让苜蓿的密度达不到预期的要求、从而降低产量,这就是俗称的紫花苜蓿的“九种死法”。冬季即将过去,你的苜蓿田返青会如何?密度够吗?是那种情形让苜蓿死了?为什么?来年的产量能预测多少?有多少可能是特有级?有多少可能是经济型?如果你能回答这些问题,对你的销售是不是也有帮助?如果你掌握了判断的方法,有目的的采取相应的技术措施,是不是可以有的放矢?

   2016奶业时局最艰难,草人做好如何应对了吗

  

 

 

 

 

中国畜牧业协会信息中心(京ICP备05023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