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首个草业电子交易平台在内蒙古上线

原发表日期:2015-01-15

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广播记者王琼报道:
  国内首个草业电子交易平台日前在内蒙古正式上线,这是我国首家草业电子交易平台。那么,草产品究竟是如何在草业电子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的呢?如果农牧民想要购买牧草或草场,如何通过这个平台实现?草都公司董事长李国才给记者打了这样一个比方。
  李国才:比如牧草生产者年初预期生产一千吨牧草,那这一千吨牧草要卖到什么价格,生产者就可以把这个价格释放到市场,那么在这个市场当中,全国的买家都会在这里面查看行情,电子交易市场就自动的帮助上下游客户让他们对接。
  简单来说,这个平台,就是帮助农牧民与牧场之间买草、卖草的一个电子交易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买卖双方都可以看到彼此的信息,而这些信息,都是真实、实时和公开透明的。
  草都公司网络部总监齐智鑫:你只要申请了一个合法的账户以后,你登录,就可以看到整个市场,就从我们开市到现在所有的交易量我们都是实时透明的播报的,不会说是这个价格你知道,我不知道,不可能。卖方知道,买方也知道,这个行情是随时可以查看的,历史上任何一天的交易都是可以看到的,价格、行情、买卖数量,全能看见。他们之间的信息,不是二手的、三手的,而是一个直接的信息链接。
  据统计,电子交易平台试运行两个多月以来,已经有2000多家农牧民和牧场进行注册,通过电子交易市场,已实现销售牧草4万余吨。家住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的牧民乌日图就是通过这个交易平台来获取草牧场价格信息的。
  乌日图:哪儿有什么草,草价这块咋样一般都是看这个,看的都是我能接受的价钱,高价钱我就不看了。市场的价钱咱们随时能了解,我不在东乌的话,西乌那边的草价还是说东苏那边的收价呀,从他们那个平台上都能看出来,市场上的草价大概是多少钱,并且能明白得更及时一点吧。
  草都公司网络部总监齐智鑫:农牧民在种植之前把可接受的价格和数量提交到我们的平台,牧场在采购饲料也把自己的价格提交到草业大宗的平台,通过草业大宗,买卖双方在不见面的情况下,通过我们的互联网很便捷的找到自己满意的订单,形成合约,到了订单约定好的时间,完成结算,申请提货,由市场统一进行质检、仓储、配送,最终完成订单。
  看好价格、下了订单,牧民只要办一张农行卡,就能够轻松地在平台上实现支付了。牧民只要打几个电话、动动电脑鼠标就能轻松完成牧草交易。买卖双方不见面,那么,双方在交易方面出现纠纷怎么办?草都公司网络部总监齐智鑫告诉记者,平台设有担保机制,目的就是保护买卖双方的合法权益。
  齐智鑫:它有一个保证金的担保机制,进来以后用5分之一的价格先把保证金交付一下就可以订我们的货了。然后牧民那边的草如果是现货,可以直接交货,如果牧民的货是需要生产的,就等生产期结束之后,合约期,约定好,就可以交货了。交货的时候百分之百付款。
  记者:交货的时候付款也是在平台上?
  齐智鑫:都在平台上就可以。
  目前在一些农村牧区电脑普及率还不高,这些地区的农牧民怎么来使用这个平台呢?记者了解到,目前,该平台已经能够做到适用于包括手机在内的多种终端,通过手机就可以实现下单。
  草都公司网络部总监齐智鑫:牧区现在网络通信还稍微差一些,上网主要是靠手机。于是我们当时就考虑,我们怎么能够在手机这块多做一些文章,正好迎合我们大宗市场的一个建立。我们这个东西就很有效地解决了农牧民的电子商务的参与度的问题。他以前家里没有宽带,用电脑上网不可能的,可是我们如果做到手机端,我们农牧民的参与度会更高一些。
  根据中国草业协会的统计,目前,全国各类电子交易市场大概有760多家,其中涉及农业的电子交易市场不到100家,而涉及草产品的,目前仅有草业电子交易平台这一家。
  草业电子交易平台是首次将大宗商品电子交易模式引入草产品领域。大宗商品电子交易,是采用计算机网络组织的同货异地、同步集中竞价或单向竞价、统一撮合、统一结算、价格行情实时显示的交易方式。大宗商品电子交易是一种网上和网下相结合,现实和虚拟相结合,传统经济与新经济相结合的双赢模式,充分解决了信息来源、客户源、在线结算、物流等电子商务的瓶颈问题。那么,引入大宗商品电子交易模式,对我区的草产业发展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在没有进行电子交易平台之前,牧民乌日图家主要是通过最传统的方式来买卖牧草,他们最怕的就是牧草价格一天一个价。
  乌日图:那就打听呗,打听完了自己去看。
  记者:跟谁打听呢?
  乌日图:朋友什么的,发个短信呀、打个电话啥的,就是哪儿有草,反正常年就做这个的,如果有信息的话肯定给我打电话。
  记者:跟那种草贩子联系吗?
  乌日图:联系。草贩子价格就是没有那么跟草都一样平稳,草都那个价钱人家说定了那就定了,不是说随便能涨、能跌,草贩子今天一个价,明天一个价。
  记者:就不稳定价格?
  乌日图:对。
  牧草作为农产品,商品化、标准化程度都较低,而且生产周期长,另外,农产品的价格大多是随行就市的,价格忽高忽低,这对农牧业生产者来讲是不可持续的,所以就有了农业丰收不丰产、丰产不丰收的尴尬局面。缺乏统一、规范的交易平台,其实最终损害的是农牧民的利益。
  草都公司网络部总监齐智鑫:我们牧民在传统的市场里面卖草的话,他都是这些草贩、草商去我们牧民的手里去收草,这个东西就像我们牛羊肉一样,已经被加了几次价了,农牧民是没有拿到一个真实的、实惠的价格的。
  草业电子交易平台就是将全区乃至全国的牧草价格汇总到一个平台上,买卖双方按约定的价格、标准、数量及时间生产和提货,真正实现卖者有其利、买家有所控的交易环境。这个平台不是服务于某一家企业,而是服务于草业全行业,帮助买卖双方实现利润锁定和成本控制。
  草都公司网络部总监齐智鑫:能够保证生产者的收益是锁定的,能够保证那些消费者的预期成本是可控的。比如说我们的农牧民,他在没有种植这些牧草或者没有秋季打草之前,他就把他自己心里期望的一个价格以及他想生产的数量先提交到这个市场。这个市场会派专人去对他的资质,对他的产草量进行审核,审核完毕以后把这个订单就可以挂在我们这个平台里。那么这些牧场主,他们在每一年初期他肯定也要设计一些生产的成本的控制,比如说,我今年要买多少牧草,买多少生产资料,我可以保证我的生产是可持续的,他也会考虑一下问题,那么他来我们的平台里面可以找他满意的订单。这样,农牧民在生产之初就基本把自己的客户以及销售量和它的价格以及收益基本都已经控制好了。
但是,牧民乌日图担忧的是这样一个电子交易平台,遇到 “假冒伪劣”商品该怎么办呢?
  乌日图:草贩子这儿一车和二车的草肯定质量好一点,往后没人盯了他那个草的质量就保证不了,我明明要的不是带狼针的,他给我拉的全是带狼针的草,草都这块,反正我从他们那儿进的话就没有这种情况发生过。因为草贩子是个人,我们买他的草以后质量啥的现在没有一个鉴定的标准,你的草到底是用多少狼针含在里面算没有狼针,是没有这个定义的,所以说很难闹。
  为此,草业电子交易平台完善了牧草实行网上交易的制度规范。由草都公司联合内蒙古草产业发展协会制定的牧草等级标准也被应用到了平台中,牧草的质量有了等级之分,有了一个统一的认定标准,这就将避免过去传统线下交易模式中,因牧草质量问题而容易产生退换货的问题。另外,买卖双方在交易前都要交20%的保证金,牧草生产者可以放心地生产约定数量的牧草,购买者也不用担心卖方临时反悔或提价。这种制度规范促成了一个诚信、健康、公平、透明、且可持续的新型牧草交易环境。
  草都公司董事长李国才:你过去就是一种松散式的管理,我想生产就生产,想买多少买多少,想卖什么价格卖什么价格,现在通过电子交易市场可能就是这些完全要标准化,比如说我们现在的牧草,你想要卖到1200块钱那不是你说了算,整个这个市场,众多客户在这儿卖和买,市场会自动形成一种市场价格,价格指数,你就会根据这种价格指数去制定你的价格。
  事实上,我国草业发展是比较滞后的,其商品化、市场化程度在农业的各个领域当中相对较低,此外,多年来我国的草业一直都只作为畜牧业的一个副产品,从来不计入到市场,也从来没有价值核算,因此,草业的价值多年来都只是体现在畜产品最后的终端产品。然而,草产业作为一个独立的行业,有其专业要求,如果长期依附于一个附属性产业,则必将缺乏专业化生产、规模和长远发展的动力。
  近些年来,上到中央,下到各级政府部门和各企业都加大了对草业发展的重视,草业逐渐壮大成为一个独立的产业。成为一个独立产业的表现就是:有自己的产品以及自己独特的,能够在市场上运行、流通的商品。北京林业大学教授、中国畜牧业协会草业分会会长卢欣石认为,建立草业大宗电子交易平台意味着我国的草产业由产品变为了商品,对草产业发展是一个质的飞跃。
  卢欣石:在由产品变成商品的这个过程当中,就需要我们有这样的一个交易平台,而这个交易平台当前最能够跟市场结合紧密、跟农牧民的利益和农牧民的行为最方便的实际上是一个电子交易。由咱们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草都公司通过几年的努力,现在打造了这样一个我们国家第一个牧草的电子交易平台,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庆贺的事情,也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事情。这样其实不仅是草产品的一个交易方式,而且给农牧民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渠道,同时为促进我们牧区的发展、牧区的建设和牧区信息网、互联网和电子交易的的事业也打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我希望通过建立起这样一个模式以后,能够更加壮大,更多的电子市场交易能加入进来,丰富我们的产品,丰富我们的交易渠道,从而真正把我们的草业带到一个更加现代的发展阶段。

中国畜牧业协会信息中心(京ICP备05023006号)